搜尋此網誌

2018年1月19日

意味怖:最柔軟的一塊


歲末年終,公司配發了明年的行事曆。

【月、月、火、水、木、金、金】

我是不是該趕快換工作了......?


解答見此:請反白

2018年1月18日

意味怖:電話亭



狹窄山路的彎道上,有塊為了會車留下的小空地。
空地上佇立著一個電話亭,據說可以聽到來自靈界的聲音。

深夜,我駕著車,
和友人一起在蜿蜒的道路上緩行著,
我們都有著需要和死者談話的原因,
懷著各自的心思,無聲的緊張感瀰漫在車內。

來到空地旁,我向友人作勢請他先進去,
他搖搖手,做了個猜拳的動作。
短暫的比劃後,贏了的我先走進電話亭,
按照傳聞中的投入十元,連續敲擊12次9,
心中想著想要談話的死者,然後等待電話那端的聲音。

"嘟嚕嚕...嘟嚕嚕...嘟嚕嚕"

"嘟嚕嚕...嘟嚕嚕...嘟嚕嚕"

"嘟嚕嚕...嘟嚕嚕...嘟嚕嚕"

"嘟嚕嚕...嘟嚕嚕...嘟嚕嚕"

"啪"

我將電話掛上,
令人失望但不意外的,
完全沒有回應。

走出電話亭,我想換友人來碰碰運氣,
發現他已不知蹤影。

(是想惡作劇然後躲起來嗎...?)

我一面想著,往車子走去。

解答見此:請反白

2018年1月17日

意味怖:倒下的父親


今天甫到公司落座,
吃完早餐、打開電腦,收發了幾封mail,
老媽的頭像就出現在手機上。

「妳爸倒下了!快點到XX醫院去!」
話筒中的聲音急促又匆忙,帶著哭音。

我掛了電話,半信半疑的打給弟弟:
「你有接到老媽的電話嗎?」

「我現在跟老媽在一起,不是詐騙!
趕快到醫院來吧!爸爸快不行了。」
弟弟談到一半,著急地像是在和醫生說著什麼,
沒多久,電話就掛了。

那個二十五年來每天往返在公司當中,
不畏加班、盡忠職守,
即使傷風感冒都堅持上班的父親快不行了?

當我請假走進加護病房時,不見老媽和父親,
只有弟弟迎了上來,表情輕鬆地說:
「好險發現得早,搶救及時,
老爸的狀況還OK,轉到一般病房去了。」

我鬆了一口氣,和弟弟一起來到一般病房,
父親握著老媽的手,正在安慰她。

我來到父親身邊,他看著我,摸摸我的頭,什麼也沒說。
弟弟往床上一坐,按著父親的肩頭,笑道:
「你要趕快好起來啊~家裡的房貸還有20年耶!」

大家都被弟弟給逗笑了,父親笑到流下眼淚,
握著大家的手,感慨萬千的說:

「謝謝你們,對不起呢......」

我也哭了起來,感謝老天讓父親平安無事,
也感謝那個第一時間發現父親,並且叫救護車的公園管理員...


解答見此:請反白

2018年1月16日

意味怖:減肥




當我在十字路口看見丈夫牽著另一個女人時,
我以為我會冒著紅燈衝過對街,
用手上裝滿食材的塑膠袋痛毆那婊子。

結果我只是呆站在原地,
隨著燈號變化看著他們走過另一頭的馬路,
拿著沉重的塑膠袋,蹣跚地回到家裡。

「妳最近又胖了吧?」
當晚丈夫一如往常的皺眉,說。

(對照組是誰呢?

是她吧?

是那個身高一米七,窈窕的她吧?)

「知道自己胖就不要吃那麼多,難看死了」
丈夫從正在吃飯後零食的我身邊走過,
擺了擺手,好像看到什麼髒東西的表情。

當晚,我輾轉反側。

隔天我開始減肥,
不愛運動、又無法節制飲食,
最初真是困難重重。

不過掌握訣竅之後就很容易了,
我在一周之內瘦下了22公斤。

「對不起,我隨口一提的事情竟然讓妳那麼認真...」
丈夫推著輪椅對我說。

因為操之過急所以身體難免有點受影響,
不過當看到丈夫焦急的等待我出院時,
我覺得這點犧牲還是值得的。

看著身後的丈夫,我心想:


(這個人也好胖啊)


解答見此:請反白